2015年4月21日

印度麥索阿斯坦加200小時隨行口譯

這次去了一趟印度求經,本來抱持著好好放空當學生就好並且順便來旅行一下的悠閒心態,看做是個學習假期。記得年初自己有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給自己。今年的期許是當學生,無論是運動專業或是之前在學校主修的英文專業。我覺得可能老天爺現在數位化也有臉書,它在滑手機的時候有不小心看到我的狀態,按了個讚之後居然還就成真了。

我一落地到印度時,發現學校在當地聘的翻譯有點狀況,主辦人跟印度老師婉轉地問我是否能夠擔任此師訓班的英文翻譯。一開始其實我是拒絕的。一個理由是印度口音的英文,我有點吃力,或許平時生活對話可以,但是師資班還有瑜伽哲學跟體位法,這就有點辛苦了。再者,因為此行面對的是印度傳統師資群,老師們很注重梵文的學習跟釋義。如果我都翻得出來的話….姊就不用飛來印度上課,同一筆預算可以去泰國玩耍當大爺就好。

後來到第二天時,再沒有翻譯的狀況下,中文團的學生們開始鼓譟難耐,老師再請我考慮一次後,我就硬著頭皮答應了。其實這即時口譯的身份,讓我又懷念又倍感壓力。以前大學時或多或少會有一些這類的案件。但前提是我有兩週以上的時間作功課。而這次的工作,我一下飛機才知道,並且印度當地我只有大概2mb的網路可以用(還10 多人分網路),我要查資料的可行性困難度增加不少。

在早上五點半開始上課,晚上七點下課。簡單吃個晚餐之後,我的小房間好像陳立聯考衝刺班一樣,晚上八點到十二點,兩個小時複習今天自己的功課,兩個小時準備隔天的翻譯,翻英文就算了還要翻梵文(國劇甩頭)。

雖然前幾天心理很悶,我是來放假當學生的,為什麼我突然當起了翻譯,還是一條龍服務的那種,上至課堂上翻譯,下至出門點餐,三不五時還是個小助教協助老師橋體位,課後講義考卷也是要翻一下這樣。

可能老天爺有看到我大學在修人生哲學時不斷的在放空,為了要修補我這塊,它決定要讓我口譯瑜伽哲學。當大家都在放空時,我必須要每分每秒都專注在白板跟印度口音上,該還的還是要還(左手背拍右手掌)。後來習慣這樣的步調之後,我發現我學到的比別人快更多。因為上課很專心一邊翻一邊學,其實也都烙印在腦袋裡了。越後面幾天,印度腔對我而言,已經是裘德洛在跟我耳邊咬耳朵了阿。

這為期近三週的師訓,讓我不僅是瑜伽專業,以及口譯功力都更上一層樓了。讓我從一開始的碎嘴抱怨為什麼不能放空放假當學生,到回國時很感謝此行有這樣的工作機會,讓我整趟的學習更有深度和品質,還順便瘦了一圈趕夏天小熱褲進度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瑜伽牛面式,改善薦髂關節錯位

瑜伽牛面式,改善薦髂關節錯位 作者:周韶薐(Lavender Wellness, Yoga&Pilates 總監、Easyoga台灣區蒲公英大使、Toesox台灣區大使)2017.07.21 收藏( 0 )       plurk 列印 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