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get busy living, or you get busy dying?



星期二在淡江大學交課時,看著這些年輕的孩子伸展時的表情痛苦萬分,
突然改變以往諧星自居的方式,
認真的和這群孩子說:有時拉筋適時的苦痛你需要忍耐,
但是面對於你的人生及未來,苦難是要去對抗的,不要默默承受。


那天這群孩子們應該覺得我有人格分裂或是大姨媽來之類的。
我想要在這裡和一些正在徬徨自己人生的朋友作個分享。

在兩星期前,我參加了大伯的喪禮。
而長輩總是會對我們兩姐妹說教著,女人有錢比較實在,快點存錢買個房子,
或是找個好對象快點嫁了。

這位長輩是個默默承受苦難的人。
幾十年以來的辛苦,人生跟民視的肥皂劇沒兩樣。
而兩個乖巧的堂弟,就是她人生最大的禮物。

說來有點黑色幽默,對於喪禮這種東西,我的經驗值高出常人相當多。
有些人覺得我的人生很坎坷,看在我眼裏,我只不過是先把壞事的叩打用完而已。

從我父母親的人生我學到了很多。
我媽是個絕大部分生活的相當不開心的人。
到靈魂要脫離肉體的那一刻,都不忘提醒我爸錢不要亂花,這個月房租記得要繳。

我爸是個讓我知道女人一定要經濟獨立的人。
從他心電圖停止波動的那一刻,隨之而來的是無止盡的未繳帳單和債務。

在大家眼裏我的腦袋跟阿米巴原蟲沒兩樣,單純大剌剌,世界從來都不會有灰色過。

其實我也並不是打從娘胎以來就是一個樂觀至極的人。
我對咖啡因很敏感,傍晚連喝可樂都會睡不著。
這是來自於16歲那年的後遺症。
我爸走的時候,我很徬徨,無親無故,高中休學關在醫院照顧他。
病床被推走的那一刻,我心情很亂。

16歲這種剛過勞基法的年紀要怎麼工作養自己?
面對大學這種腰瘦貴的學費我要怎麼負擔?
回到所謂的家,
說穿了跟工廠倉庫沒兩樣的地方,更何況親人都離開了,到底哪裡還有家?

於是我幹了一件蠢事,
當初我爸擔心服用睡前助眠藥的要會長眠不醒,
要求我把他挑走。
我沒還給護士,自己收了起來。
而我當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口氣全吞光,大概有8至10顆。
我整整睡了24小時,或是更多,年代久遠不可考。

一個長覺起床之後發現我還是在這鬼地方,
我還在呼吸,只是起床不知道吐了多少次就是了。

這感覺真的是比連續一星期宿醉還糟!
於是我決定要自己清醒地對抗我人生的苦難,
不能用這種無知且無恥的方式逃走。

並且不知道是這後遺症讓我腦袋有點化學作用還是怎的,
我就開始了我的諧星人生…….悲觀這種髒東西從此都不會在我腦袋瓜出現過了。

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好笑,當我說我很嚴肅時,我是認真的,
只是我喜歡用有幽默感的方式去表達事情罷了(開始替自己漂白)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身體各項指數: BMI、體脂肪、內臟脂肪、基礎代謝率

康健雜誌8月號-跟著生理週期做運動

體重和體脂率的誤會